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天津「泥人張」是清代著名泥塑藝人張明山開創的泥人流派。張明山在泥人的創作上注重寫實,強調神韻,他的作品深受社會各界的喜愛。這門技藝經張氏二代、三代、四代和第五代傳人一百餘年的繼承和發展,是我國彩塑界一朵璀璨的藝術之花。   「泥人張」創始人張明山   張明山(1826-1906),名長林,字明山,清道光六年出生於天津一個貧寒的民間藝人之家,祖上原籍浙江。   張明山父親以製作泥玩具為生,小明山在家庭環境的熏陶下,自幼喜歡玩弄泥巴,8歲時便能協助父親製作小貓、小狗一類的泥玩具,父親見他聰明好學,便節衣縮食供他入私塾讀書。小明山讀書十分用功,老師教的課程當天便背得滾瓜爛熟,還把第二天課程也預習了。由於家庭經濟拮据,張明山只讀了三年書便綴學了,成了父親的得力幫手。張明山在泥巴造型上有很好的感悟與天分,13歲開始獨立從事彩塑創作,18歲便名重藝壇。他一生創作了數以萬件的作品,為「泥人張」品牌的建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張明山愛好傳統藝術,對寺廟中的神像、碑文、石刻、楹聯及陶瓷器皿上的裝飾圖案和古籍中的繡像畫面等均仔細研究比較,吸取眾家之長,融會貫通,並運用到自己的泥塑創作中。他早期的作品如古代仕女,面相豐滿、眼簾突起,就是受了唐代石刻與繪畫影響的結果。   張明山善於觀察社會,對市井的民情風俗,百姓的習尚愛好、日常情態等生活細節,都一一記刻在心中,作為自己的創作素材。他還與知名學者、畫家結為朋友,賦詩論畫,提高了自己的文化素養和審美能力。   張明山喜歡塑造戲劇人物,經常在看戲時隨身攜帶泥巴,觀察演員的動作和表情,抓住生動的瞬間,即時捏塑成型,回家後進行修整敷色。他塑捏的人物都是全身像,人體比例勻稱得體。張明山曾為當時的京劇名角譚鑫培、楊小樓、汪桂芬等塑捏過戲裝肖像,放在「同升號」櫥窗內展出,其形神兼備的造型,被人們譽為「泥壇絕藝」。   張明山還塑捏了大量的近現代人物形象,先後為當時的無錫名人嚴仁波、嚴鎮、劉國華、彭掌櫃等塑像,不僅外形酷肖,而且性格特徵鮮明,那深沉的感情,安詳的神態都表現得真切感人。   張明山在塑像上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能「手泥丸於袖中,對人捏像,談笑自如,頃刻捏就,逼肖其人」。達官貴人紛紛請他塑像。光緒二十年,朝廷大員李鴻章請他塑像。張明山見李鴻章坐在太師倚上,傲岸凌人,內心深為反感,便特意誇大其醜的一面,而整體造像又十分酷肖,李鴻章內心雖不高興,但也奈何不得。他為賣國求榮而得寵的張錦文塑像時,傾注了自己的愛憎,大膽地揭示出張錦文的「賊性」,把一個恬不知趣的賣國賊形象刻畫得入木三分。   在長期的彩塑藝術生涯中,張明山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人物形象真實生動,形體結構寫實準確,性格特徵展示明朗。如他塑造的古代仕女,生活氣息濃厚,造型健康、鮮活。在彩塑的用色上,張明山講究簡雅明快,將粉色和重色結合使用,以重色襯托粉色,使作品產生端莊厚重的藝術效果。他強調運用固有色,以鮮麗而又和諧的色彩使作品產生「一如真人,強似真人」的鮮活效果。   在衣紋的處理上,張明山借鑒了古代彩塑的傳統技法,結合自己的審美情感進行創新,使其形成流暢飄逸而又嚴謹的韻律美感。張明山常將自己的作品沿街擺設,讓市民百姓來觀賞、品評,促使自己在塑造方法、程序、工具上進行改革。   張明山中年後成立了「塑古齋」彩塑作坊,專門從事泥人的研究和創作,許多外國人慕名遠道來天津,用重金購買他的作品,帶到國外,陳列在異國的博物館、美術館中,提高了張明山以及中國民間彩塑的國際知名度。   縱觀張明山創作的彩塑作品,大致可歸納為三個大類。第一類是以現實牛活中的人物為模特兒塑造的泥人形象,這是他創作最多的一個大類。第二類是反映民俗風情的泥人塑像,如婚喪嫁娶、廟會風情等。大型彩塑「殯儀式」,反映了當時天津殯儀的民間風俗情景,人物眾多,場面宏大。這件作品雖已不存,但從清末學部侍郎嚴范孫撰寫的《張明山事略》中,仍可看出該作品的規模,人物多達「數十百人」,形態各異,絕不重複,是一幅詼諧風趣的社會風情長卷。第三類是古典文學、民間傳說故事中的泥人塑像,如《紅樓夢》、《白蛇傳》、《木蘭從軍》、《和合二仙》等,刻畫了不同主題,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徵和精神面貌。在《和合二仙》中,一仙持荷葉,一仙捧圓盒,取「和諧合好」之吉祥意趣,兩仙蓬首笑面,生動有趣。   張明山除捏塑小泥人外,也為廟宇塑造大像,他為藥王廟塑造藥王神像時,竟別出心裁地塑造了我國歷史上十大名醫的形象,人體造型比例正確,彩繪得當。此外,張明山在繪畫上也頗有造詣,他創作的人物、山水、花鳥,用筆簡練,風格質樸,富有民間繪畫的情趣。   光緒三十二年(1906),張明山因患感冒不治去世,享年80歲。     「泥人張」第二代張玉亭   「泥人張」第二的代表人物是張明山的兒子張玉亭(1863-1954),名兆榮,排行老五。張玉亭10歲開始與父親同案作泥人,其早期作品的風格工整寫實,和父親張明山十分相似。中年以後逐漸形成個人風格,在人物造型上重視總體效果,刪去細部枝節,有意揉進一些誇張手法,重點刻畫人物的社會與性格特徵,給作品注人深刻的內蘊。如在彩塑《老漁翁》中,張玉亭塑造了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飽經風霜的老人形象,臉部刻畫細膩,衣紋起伏概括,敷色樸素簡潔,人物形象生動傳神。   張玉亭的作品有不少取材於戲曲故事和神話傳說,特別是在戲曲人物創作方面,用力最深。他為名伶孫菊仙、楊小樓、梅蘭芳創作的戲裝像,,神形畢肖;他創作的仕女、武將形象,神采奕奕。他的《花木蘭》,著意塑造了一個整裝待命的巾幗英雄,木蘭頭戴紅纓軟帽,身穿黑色衣褲,外罩藍袍,足登戰靴,荷弓挎刀,娟秀的臉龐英姿颯爽,將少女的秀美和戰士的英武巧妙地統一在一起。又如他創作的《花襲人》取材於古典文學名著《紅樓夢》,襲人身穿淺色花襖,披黑色坎肩,圍紅花腰裙,系刺繡飄帶,面目娟秀,體態俏麗,較好地體現了襲人的身份和性格。   張玉亭創作了不少反映市井生活的形象,如《吹糖人》、《賣糕者》、《搬卸工》、《採桑人》等,不僅人物形象真實鮮活,而且生活情趣濃郁。如果說,張明山的作品大多數是從人物靜態中去刻畫形象的話,那麼張玉亭則是在人物的動態中去表現人物的思想感情。張玉亭的傑出代表作《鍾馗嫁妹》,塑造了鍾馗率小鬼送妹出嫁的場面,人物多、動感強、氣勢大,整組彩塑傾注了作者的情感。創作這組作品時,張玉亭已61歲,當時軍閥混戰,官府腐敗,社會上各種邪惡勢力橫行霸道,人民生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張玉亭運用誇張寓意的手法,把社會上各種邪惡勢力歸納為20個鬼怪形象,組成送親的儀仗隊,其中有滿臉橫肉、仗勢凌人的凶鬼,有吹牛拍馬、搖尾乞憐的落魄鬼,有包攬訴訟、顛倒黑白的刀筆鬼,有依賴寄生的懶鬼等。他們形象醜陋,面目猙獰,作者借用《鍾馗嫁妹》的神話題材,揭露了當時天津的黑暗社會現實。   張明山去世後,「塑古齋」作坊由張玉亭主持,他的兒子張景福、張景祜和孫子張銘、張錕也都先後學藝並參與了作坊的日常事務,出現了祖孫六人同坊創作的盛況。他們各司其職,分工協作:張玉亭主要負責人物的塑造,張景福和張景祜負責加工修整,張銘和張錕則專司敷色和彩繪。天津有家「同升號」店舖,專門經銷「泥人張」彩塑,「泥人張」的許多名作,都是通過這家店舖流傳到社會上的。   張氏父子的泥塑得到社會各界的好評,藝術大師徐悲鴻在《對泥人感言》一文中指出:「泥人張」的彩塑「色雅而簡」,「比例之精確,骨骼之肯定,傳神之微妙,據我在北方所有美術品中,只有歷代席王畫像宋太祖、太宗之像,可以擬之。若在雕刻中,雖楊惠之不足多也,足以頡頏今日世界最大塑師。」這番評論,表達了徐悲鴻對「泥人張」藝術成就的由衷欽佩。   「泥人張」的影響還遠及世界各地,在日本、法國、德國都有銷售,作品曾多次參加國際性展覽。其中張明山創作的反映編織女工生活的彩塑,曾獲巴拿馬賽會一等金獎,當時的天津市工商界集會以示慶賀。在南洋各地的展覽上,「泥人張」作品榮獲獎狀、獎牌多達20多次。     「泥人張」第三代張景祜   「泥人張」第三代張景祜,在承襲前兩代藝術風格的基礎上又有所創新。   張景祜主張技術應服從神態,神態應服從主題,他十分重視刻畫人物的性格特徵和內心世界,注重人物的細節刻畫和真實感。如在彩塑《將相和》中,他擷取了廉頗向藺相如負荊請罪的情節,鮮明地表現了廉頗悔恨交織的坦率和藺相如心胸寬大的風度。在《李逵拒酒》中,張景祜將嗜酒如命的李逵,為遵循頭領宋江的囑托,不得不謝絕酒家敬酒的那種欲飲又罷的矛盾心理刻畫得淋漓盡致。其他如《火燒望海樓》、《歡迎太平軍》等,反映了近代史上的重要事件,在人物刻畫上也有獨到之處,頗受後人推崇。   在色彩的處理上,張景祜更強調細膩工整的描繪技藝,常在服飾上添加各種花紋,突出彩繪效果,追求裝飾感。如在《惜春作畫》中,不僅人物造型、性格的刻畫令人稱道,色彩的配置效果也很有特點。服飾上的各種花紋圖案,緊扣人物個性,如穿月白色衣衫的林黛玉,配的是棕色圓弧形圖案。穿淡桃紅衣衫的史湘雲,配的是紅紫如意紋圖案,既恰如其分,又工整細膩,工藝裝飾性很強。   在作品題材的選擇上,張景祜比前兩代更為廣泛,特別是反映現實生活的作品,風格新穎,富有時代氣息,如他創作的《白族少女》、《挑花布》、《藏族婦女》等,是一組反映少數民族生活的作品。為真實體現少數民族的風采,張景祜先後到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少數民族地區考察採訪,並和當地的民間藝人一起探討,使創作的人物形象更準確、更鮮活。如彩塑《白族少女》,刻畫了白族少女歡快吹奏竹笛的形象,其服飾、裝扮均很到位。又如彩塑《挑花布》,作品通過三個傣族婦女在集市上選購花布的情景,反映了傣族人民翻身後的喜悅心情。   張景祜被聘為中央美術學院的教師期間,常去廣東、江蘇、雲南等省講學,培養當地的彩塑人才,在他眾多的學生中,不少人還青出於藍勝於藍,如鄭於鶴、張淑敏等,成為著名的彩塑藝術家。     「泥人張」第四代張銘和張鉞   1958年,以張銘為首,正式成立了「泥人張』彩塑工作室,招收了一批有志於彩塑事業的學生,張銘、張鉞兄弟嘔心瀝血,培養了一批新的彩塑人才,為發展和繁榮彩塑事業做出了有益的努力。在這段時間內,張銘的《蔡文姬》、《李時珍》、《盜虎符》、《屈原》等,張鉞的《祖沖之》、《李逵》、《木匠》等,都稱得上是「泥人張」彩塑中的精品,有的多次參加國內外展出,有的屢屢在全國報刊雜誌上發表,並榮獲多項國內外嘉獎。   「泥人張」彩塑藝術經過四代人的努力,不管在製作工藝上還是風格上,都日趨成熟,創出了自己獨特的藝術特色。其製作工藝有拍、捏、壓、挑等。拍,是將泥拍出大體形塊;捏,是用手捏出人物的身段、姿態;壓,是用特製的「壓子」工具,壓出衣紋細部;挑,是用泥刀挑出五官與手等細小的形狀結構與紋路;最後是調整和細部雕琢,待干後施彩。   泥人張彩塑作品高度一般在30厘米左右,可擺設在案頭或書架上。作品除追求真實、注重神態的刻畫外,還講究一個「趣」字與一個「美」字。作品給人以美感,既有形象美、動態美,又有肌理美、色彩美。如張銘的《蔡文姬》,作品描繪了蔡文姬歸漢後伏案著書的情景,那凝神觀書的動態,秀雅文靜的臉容,撩人情思,引發遐想,顯示了作者深厚的藝術功力。又如張鉞的《木匠》,塑造了一個有經驗的木匠在校正刨板的瞬間動作,木匠一手拿錘子,一手拿推刨,眼睛專心地注視著刨板安裝位置,隨時用錘子進行校正。專注的神態,鼓起的眼睛所牽動的臉部肌肉和歪斜的嘴巴,充滿了生活的情趣,顯示出作者對日常生活深刻的洞察力。   繼「泥人張」第四代以後,走來了「天津泥人張彩塑工作室」的新一代,他們經過多年的藝術實踐,熟練地掌握了前輩的技藝風格,借鑒了其他姐妹藝術的成果,走出了自己新的藝術之路,創作了不少引人注目的作品,其人物形象、思想情感、性格神態都刻畫得細緻生動。代表作有《秦香蓮》、《紅燈照》、《黛玉焚稿》、《山鬼》、《鴛鴦聽琴》、《春江花月夜》、《李逵探母》、《我是小八路》、《白求恩》、《祖國在召喚》、《試題》等膾炙人口的傑作。在彩塑《春江花月夜》中,作者根據《舊唐書》記載的有關內容進行創作,考證了當時的服飾裝扮,創作了宮中女學士演奏《春江花月夜》古曲的群像。九個演奏古曲女學士的樂器各不相同,動態神情也各有千秋,給人以美的享受。   「泥人張」彩塑藝術已愈來愈被人們喜愛,許多作品被國家收購保存,還飄洋過海在異國他鄉展出,日本蘆屋市還專門為天津泥人張彩塑建立了陳列專室。「泥人張」彩塑的創作者們,以他們的心血和智慧,為繽紛多姿的中國工藝美術書寫了俊雅亮麗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