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4 Reads)
深夜,對著孤燈,靜靜的坐在電腦前,孤獨的我徘徊在這紅塵裡。我在守望等待著你,我在深深的思念著你,好想把許多心底的惆悵、寂寞向你傾訴。一曲《我今生今世只等你,來生來世還愛你》迴盪在空中,聽著音樂旋律,心中流著淚水,我不知道老天怎麼會讓你我在浩渺煙波之中有情相遇、相逢、相知、相愛?你可知道在你的人生下一個驛站,是誰伸出溫暖如春的雙臂擁抱了你?用那濃情的甘露清涼為你洗去一路風塵?還撐開了一把心傘為你遮風擋雨? 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我的思想迴盪著你的身影笑容,我的滿腔柔情只為了你。每當夜晚我的手指就會不停地在鍵盤上輕輕地敲擊著,飛揚文字傾訴著我對你的衷情,呼喚著我對你的摯愛。我的思念如潮而咫尺天涯,我是心有靈犀而身無雙翼。窗外的喧囂與燈紅酒綠與我無關,我只追求一份屬於你我的幸福!我想把所有快樂帶給你,讓你在每個清晨、讓你在每個黃昏都能感受到我心靈的憾動。我等待著與你相遇,我等待著你的歸航。 我真的好想你!夜是那樣的靜,靜的讓我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可是你我遠隔萬山千水,你我的距離無法逾越,我只能遠遠地守望著你。我戀你是一種美麗的楚痛。我的這種無助無奈,沒有切身經歷的人,是無法瞭解這種感覺的。我對你思念越來越深,與日俱增。我好想把許多心底的惆悵、寂寞向你傾訴。深夜我對著孤燈,靜靜的坐在電腦前,陷入深深的思念之中。 我相信你我今天的分離只是短暫的,我相信你我明天會很快再相聚。當那天來臨時,我會緊緊地把你抱住,我會對你說:我今生今世我只愛你一個人,再也不要分開了!你知道嗎?在每個黎明的日出和每個星光的夜晚,我都會站在窗前眺望遠方,對著老天祈禱你我的幸福。好想讓你渡我到那弱水的岸邊,給我一葉扁舟,帶上我前生前世的愛戀,帶上我今生今世的愛戀,帶上我來生來世的愛戀來到你的身邊。 但我也知道老天只讓我來赴今生今世的約期,卻把來生來世留給了那遙遠不可期的片雲流霞。在我們平凡的生命裡,沒有那麼多甜蜜得催人淚下,也沒有那麼多痛苦得山崩地裂的愛情故事,在百丈紅塵中,我們只是一些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很少一見鍾情。 最初見面的時候往往笑一笑打一聲招呼,擦身而過遠去。可是在有一天的暮色裡,忽然感覺你的背影竟是如此的讓我心動;這才發現你已經走進了我的生命,於是你我就開始了一段美麗的愛情。我把前生前世今生今世來生來世的愛戀,都寄在時光的分分秒秒的流失裡,把每聲祝福和禱念都寄在東去的風裡。今生今世只等你來生來世還愛你……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自從去年母親身患重病,漂泊在外的我就經常牽掛可憐的她,我年邁的娘親。 母親已年過七旬。她得的是很難治療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母親的病發展得很快,患病僅一年,她就已經行走困難,談吐不清。患病不久的時候,她特別想恢復健康,自己要求治療。她的願望是,病治好了,她就可以給我年邁的父親做飯洗衣了,她也能自己照料自己。於是,她去過幾家城市大醫院,也到鄉間看過幾名中醫,但都無濟於事。現在再讓她去醫院治療,她便拒絕,並且流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她如今最怕的是癱瘓在床會給別人添麻煩。 我的母親曾十分健康,她一輩子從沒打過針,為什麼一得病就如此嚴重呢? 記憶中的母親一刻也閒不住,但她不是為了她自己。 我的母親特別愛孩子。我們小的時候,父親在外教書,家中裡裡外外都靠她料理。我們兄弟姐妹四人的吃飯穿衣,家中畜禽飼養等等一大堆家務,幾乎由她一人包攬。她還像個男勞力一樣,經常到生產隊勞動,為的是掙工分貼補家庭。之後我們外出求學,她就起早貪黑,為我們烙煎餅,炒鹹菜,讓我們捎飯。後來我們離家在外,回家少了。我每次回家,她首先做的事情,就是根據我的口味,做上幾樣可口飯菜讓我吃。再後來她的子女都結婚成家,有了孩子,她的年紀也大了。這時,她的孫輩們一旦回去,她首先做的事情,仍然是做上幾樣飯菜。從我記事起直到她身患重病,每次吃飯,她幾乎都是先讓我們吃,等我們吃完後,忙忙碌碌的她才停下手中的活,吃點剩飯剩菜。 我的母親很照顧我的父親。我小的時候,儘管生活困難,可只要父親回家,她都專門給父親準備小灶,炒上帶肉的菜。每天早晨,她都用滾燙的開水給父親沖燙雞蛋奶粉。而她自己,卻一直粗茶淡飯。 我的母親十分孝順。祖輩我只見過我駝背的奶奶。那時是文革時期,我家每半個月才吃一次水餃,算是改善生活。可每次吃水餃,母親總是先盛上一碗給奶奶送去。我們逢年過節回家,母親總是叮囑我們去大娘嬸子家坐坐。奶奶經常誇我的母親,因為她的兒媳數我的母親最孝順。 這就是我勤勞善良的娘親! 現在,她的身體已十分虛弱,特別怕冷。今年剛入冬的時候,她在老家凍壞了。一個寒冷的日子,她在院子裡摔倒了,自己爬不起來。她喊屋裡的父親,可我年老的父親耳聾,沒有聽見。幸虧被她的大兒媳婦及時碰到,否則她非被凍壞不可。於是,她要求到城裡有暖氣的房子過冬,但又不願意到孩子的家裡去,她怕給孩子的家庭生活添亂。姐姐讓她到城裡一間有空調的房子,住了二十多天。在這二十多天,我們張羅著在老家的偏房裡支上了火炕,按上了空調,放上了電視。她於是又回到老家,住到了那間小偏屋裡。 不知我的母親在那間小屋裡過得怎麼樣…… 寫到這裡,我的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這是自從她患病後我第四次因她傷心流淚了。第一次是聽別人說她的病恐怕治不好了,我的淚水不禁在眼眶裡打轉。第二次是一個晚上醒來,想起顫顫巍巍的她,淚水止不住流了出來。第三次是別人問起我母親的病,我的淚水忍不住就來了。 但願我母親的身體有一天能夠痊癒。 母親,您的在外遊子現在時刻都在牽掛您,我可憐的娘親!